| 加入米其儿 |

| 您身边的米其儿 |

| 全国加盟热线:400-0256-999 |
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MICHIL动态 > “残忍的”园长告诉你,共情绝不是等孩子哭完那么简单

“残忍的”园长告诉你,共情绝不是等孩子哭完那么简单

2020-04-14


送孩子去上早教的时候,曾经目睹过一个让我印象十分深刻的例子。当时我还不能品出这里面的教育深意,但是越回头看,越是让我受益无穷。


有一个分离焦虑很严重的孩子,恰好是第二天托班入园。大家都知道,孩子入园的分离焦虑在第二天尤为严重。这个孩子就是,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鼻涕眼泪一大把。这个孩子哭得实在太严重,老师们瞬间茫然失措。这时从教二十年的园长出面了。我作为旁观家长,想看看园长是如何处理的。

园长先是蹲下身,花了5分钟去拥抱孩子,然而不怎么管用。孩子自始至终情绪仍然十分激动。


园长的做法,当时我不理解,但是过后看,让我受益终生。


园长把哭得最凶的那个孩子,单手抱在怀里,然后抱着他一边走,一边照常照顾其他孩子。


园长没有把这个孩子当作唯一。


孩子也是很灵敏的,一看园长没有只安慰他一个人,立刻更加歇斯底里的大哭起来。边哭边蹬腿,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掉。


当时我心里想的词汇就是“残忍”。


明知道这个孩子的分离焦虑如此严重,为什么不去多安慰一下这个孩子,也不专门配一个老师来陪着他呢?


但是奇怪的是,用这种方法,孩子的分离焦虑情绪竟然很快好了。


也就是说,几个老师陪着、哄着和拍着都不管用的分离焦虑情绪,竟然被如此“残忍”的园长,用一种奇特的方式来解决了。


逐渐的,孩子慢慢的不哭了,好奇的看着其他的孩子玩耍,呼吸的起伏也安静下来了。这个时候,园长才把他放下,让他摸索起了玩具。


我当场向园长提问了我心中的不解:

为什么, 你没有给他单独的关注,却用这种方式让孩子逐渐平静下来?


园长回答:

首先,我要让孩子知道,园所是一个集体,他一定不是最重要的那个人。我不能为了他的需要,而去忽视其他的孩子。

很多老师认为,应该专派一个人员专门陪着他,我觉得那样不对。他在我的怀里,随我一起巡视周围的时候,他会感觉到有很多其他的孩子,都和他一样,需要老师的照顾。自然而然的,他不会把自己当成最重要的,也不会养成自我中心主义。

我点了点头。教养,就是在生活的一点一滴中的。


园长接着说:

其次,我们要发挥的是成人对孩子的“引领”作用。即是:我作为成人,有处理情绪更丰富的经验,我会引领你,穿越情绪杂乱的湍流,学会园所的规则。

在那种情况下,孩子是什么状态呢?其实孩子的心里是乱成一锅粥的,两三岁孩子处理情绪的能力其实很差,说白了就是一团浆糊。我当然可以对他共情,等待他耐心哭完,可是这只是共情最基础的一步。我想带他到情绪处理的更高阶形式。那就是发挥我成人的“引领”功能。


后来我经历的事情多了,才把园长的理念咂摸明白,大概是这么回事儿:


成人对孩子的“精神引领”作用,其实是“共情”的更好处理办法。


不光是等在那里等孩子耐心哭完,而是教给孩子、示范给孩子该怎么办。


或者给孩子讲个自己童年的故事;


或者带孩子去做一些积极的事情;


或者主动帮孩子出主意。


而不是静待孩子摸着石头过河,一点都不去相帮。


感谢“残忍”的园长,让我学会了这一课。